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点争鸣 >

王志纲:云中漫步——我看特色小镇

时间:2017-08-16 21:51来源:湖南智库网 作者:王志纲 点击:

开场

各位来自全国各地,各行各业,政界商界的朋友,大家早上好。

今天我以双重身份来到这里,一个是以东道主,主办方的当家人,另一个是以一个专家的身份跟大家开这个头,讲这个课。这里面先和大家交代两个背景。

第一,为什么我们要主办这么一个大会?大家知道王志纲工作室在人们的心目中像一个地下党一样,二三十年一直潜行在江湖底下,以至于很多企业、很多政府要找我们,费了千辛万苦。过去甚至出现了这么一个笑话,有一家政府想找王志纲工作室,居然在报纸上发广告,问谁能找到王志纲工作室,我当时看到这个广告就觉得非常奇怪。

后来终于跟这家政府见了面,书记说了,我们太重视这个事情了,想和你们面对面谈合作,托了很多人都没有找到,后来还找到了一个骗子,说是你的哥们,请他吃了很多的饭,送了很多的礼,甚至塞了很多的钱,结果他就逃之夭夭了!实在没有办法,只有在报纸上登“寻人启事”了!

许多客户在找我们的时候都有类似的经历。今天我在这里再跟大家强调一下,以后直接上公众号,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得到最快的回答。只要你的项目靠谱,有价值,对推动整个中国的发展有意义,我肯定会亲自操刀。

第二,今天特色小镇是一个超级风口,到哪里都在讲特色小镇,各种论坛此起彼伏,各类游方和尚粉墨登场,每个人都成了“大师”。在这种背景下面,我觉得我们必须发声了,如果不讲清楚特色小镇,我担心很多的企业家和政府都会被各种各样的“速成班”给忽悠了。

现在政府发文件,一下子就要打造一两百个特色小镇,而且只要被纳入小镇清单,就可以获得资金、土地以及很多政策的支持。这一刺激,很多人都开始打扮自己,想成为特色小镇。有的人来点玫瑰花,就叫玫瑰小镇,有的人说泉水清澈,就说是泉水小镇。我只听说大马能拉车,只凭玫瑰花、泉水这些表面文章,是用小狗拉大车,能拉得动吗?这显然是天大的笑话。

但是,很多小镇就是以这种方式粉墨登场了。还有很多政府给小镇定了指标,两年必须建成。大家想一想,一个小镇两年能建成吗?就像咱们脚底下的这个星牌集团的龙熙大健康板块,有成熟的温泉设施、会议酒店、还有高尔夫等设施,到今天为止都已经经营16年了。

所以,特色小镇不能只是一个标签。特色小镇的打造不是房地产那样的养猪崽,一定要像养闺女一样。养猪崽就是市场上只要有一个好价钱,猪苗也行,架子猪也行,随行就市,无所谓大小,没有感情。养闺女,是要掏心窝的去教她琴棋书画,让她秀外慧中,而且不到十五六岁,是没有大户人家去娶她的。我们必须有这个心力,特色小镇才能够成功。

下面结合我们的实践,谈谈特色小镇的本质、特色小镇的规律和特色小镇的未来。

一、见微知著,复盘华夏幸福与固安的故事

我现在六十多岁了,到了这个年龄,脑袋里面看事情总有历史感、沧桑感和穿越感。社会一直往前发展,如果有历史感就能看到规律、看清必然。

离我们会场这里再往南15公里,有一个企业,中国很多政府成天都上门“求婚”,就是华夏幸福基业,号称中国排名第一的园区运营商。

这是华夏幸福固安产业园区,几十平方公里已经开发完成,“固安模式”也被华夏幸福复制到了全国。今年中央推出了“雄安新区”的千年战略,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华夏幸福手中有大量雄安新区的土地,是这个战略的最大受益者,一下子让华夏幸福映入了全中国的眼帘。不过华夏幸福的老板王文学觉悟很高,宣布积极配合中央,未来土地怎么个开发法,现在还没有定论。华夏幸福现在市值破千亿,有可能两年之内就是中国首富。

他的起家和特色小镇就有很大的关系,但那时候还没有这个提法。大家看看这里是固安。它属于廊坊市,在北京南边。廊坊分成北三县和南三县,北三县就是我们看到的三河、大厂和香河,那一带因为靠近北京,所以很早就发展起来了。固安属于南三县,是整个廊坊最穷的地方。

这个老板想在廊坊做房地产,找到了我们,但我们发现他资金单薄,起步也晚,做房地产已经没什么机会了。但是他雄心很大,想寻找大的趋势。这时候我们发现了两大趋势,一个是整个中国正在经历高速的城市化和工业化,另一个则是我们为廊坊找到的魂、制定的战略,就是“吃北京的粮,下金蛋在廊坊”的“金蛋计划”。在这两点上他是有优势的,关键是把观念转过来。

做园区运营商要有样板田,当时政府在固安搞的一个开发区,都快揭不开锅了。廊坊政府希望把固安开发区这个包袱扔出来,由市场力量去操办。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唯恐避之不及的,特别很多的房地产商。这个时候在我们的帮助和力劝之下,华夏幸福接下了固安开发区园区运营商这个活,由他负责招商运营,成了中国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

王文学组织了最大的团队在全国招商,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耕耘了五年,最后终于走通了。政府按照招商比例来奖励他,如招来10个亿,我按照约定比例奖励你,奖励你的钱也不拿走,用土地的形式给你,结果王文学就用这些土地打造孔雀城,而且按照这个招商换土地的思路,环绕北京城接二连三的开辟了一个又一个园区,打造了一个又一个孔雀城,把北京的购买力整个拉到了廊坊和北京周边地区。廊坊的经济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园区的运营也获得了成功,华夏幸福也搭上了“京津冀一体化”的快车。

王文学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起步,找到正确的战略以后,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到现在身家从3000万变成了数千亿,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企业浮出水面,成了长三角、珠三角的书记、市长们纷纷前来招募的对象,把服务输出到全中国,变成中国首屈一指的园区运营商了,再过一两年很有可能就成为中国的首富。

社会上看老板们发大财,往往“只看到贼吃肉,没有看到贼挨打”,华夏幸福基业这么多年来也经历了千难万险,但是我们走的是正道,所以一次一次跟政府沟通,最后才成功了。国家部委还围绕他们的探索发了文件,包括公私合营(PPP)模式等,都成了样板。

这个例子告诉我们什么东西呢?企业在战略突破的时候,最难的是前五六年,就像盖房子打的地基一样,谁都看不到,却是最关键的。王文学的华夏幸福,由于认准了趋势和规律,在固安这个地方深耕了五六年,最后才能在大势到来了以后在全国攻城略地。

二、一个长白山,开启千亿万达的征程

长白山国际度假区,这也是我们一手帮着做起来的。今天王健林和万达已经成了全中国热议的话题,甚至很多自媒体为了博眼球和点击率,基本上把王健林说的明天要倒了一样,其实这些都是痴人说梦,外行说话。

我只想说两句话。第一,万达所卖的资产,看起来是贱卖,但是万达并没有输。举个例子,万达的一个酒店按照两万块钱一平米卖给了接盘者,很多人认为亏了。如果别人去盖,肯定亏了,但是王健林盖肯定没亏。别人盖要三万块的成本,王健林盖就只要一万,因为万达几乎是零地价。

为什么呢?因为万达有创造市场的能力。中国做生意,小老板做事,中老板做市,而大老板要做势。前面是亿万身家,中间是十亿到百亿,后面是做千亿,王健林就是做大势的,是研判趋势,创造市场的人。

王健林能够短短的从七八年变成中国首富,从几百亿变成几千亿,就是从开创出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这个模具开始的。八年前王健林来找我,面临着一个困惑,当时城市综合体在整个中国风声水起,但是伴随整个中国高速城市化的放缓,他已经感到有危机了,下一步的机会到底在哪里?

我们谈了几次,最后得出了一个判断。整个中国从温饱到小康到富有,基本上可以体现六个字,吃住行游养育。上半场吃住行已经基本完成,大家丰衣足食,房地产一个人两三套房子也是常事,可以说是绝对过剩,而且不光是北京、上海,连乡村里面都是在堵车。吃住行这个硬件投资和平台都结束了。下一步中国还要继续往前发展怎么办?平台过剩、内容为王,要打造一种高品质的生活,那就是“游养育”。通过旅游度假休闲,养生养老提高生活品质,还有就是教育,从少儿开始,一直到中学、大学,这是中国最大的市场空间。

这个判断王健林他们接受了,那么怎么抢占这个风口,开辟这个时代,怎么让市场和官场认同我们这个能力,这就是战略问题。我们认为文旅时代将会成为未来中国的新风口,但是中国缺少一个平台将生活展现在世人眼前,而长白山就是这个战略的最佳的脚点。

长白山这个项目一开始是吉林委省作为一个重大项目找到全国工商联,全国工商联又找到万达,希望万达牵头来搞,但是王健林一点底都没有。后来我们帮他把这个战略账算清楚之后,五个工商联主席陪我去了长白山调研,我还专门配了一个团队用三个月把项目策划出来了,整个度假区主要就是“三菜一汤”

第一道菜:夏天避暑,有天池,另外还打造了三个世界级的高尔夫球场,让人能够休闲起来。

那三个球场,我找了两个最好的设计师,一个是尼克劳斯,一个琼斯二世,这两个人现在都70多岁了,争斗一辈子,谁也不服谁。我对他们说,20年前你们两个在昆明做了两个球场,到现在都是中国乃至亚洲的传奇,现在我又把长白山这个舞台给你们,希望你们把长白山作为封笔之作,最后一决雌雄,看看到底谁是英雄。

后来我说看来还是琼斯二世是英雄,并不是尼克劳斯不行,而是两种路径的差异。尼克劳斯做的是麦当劳、肯德基,它永远是复制,而琼斯二世做的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手工打造。尼克劳斯只来考察了一次,琼斯来了五次。后来这三个球场已经是中国的高尔夫胜地,很多企业家、很多老板一到这个季节都往那去,今天来参加这个会议的嘉宾里,有的还是昨天在长白山打完球之后才飞过来的,这就是一个地方的魅力和价值。

第二道菜是冬天的滑雪场。我们按照加拿大冬季奥运会的打法,把整个规划设计团队请过来,打造了43道的亚洲最好的滑雪场,从初级、中级、高级,为了找最好的高级滑雪道,满长白山找,最后终于把这个任务完成了。现在冬天也是一票难求,一房难求。

第三道菜是冰雪度假小镇,这是别人做不了,只有王健林能做的。王健林的万达和国内外的许多酒店和商家是战略同盟,他可以用在度假区的规划设计完了以后要求跟他做生意的这些酒店和商家必须去开店,不开店不给你生意做,只有王健林才能做到这个事,最后一夜之间十几家度假酒店入驻长白山,把第三道菜做成了。

还有一汤就是温泉洗浴。这三菜一汤,一年策划,三年开发,五年成形,唤醒了沉睡的长白上,成了整个中国北方最高端的山岳旅游度假目的地,一下子为万达赢得了一个时代。现在很多地方的政府见了房地产商像见了瘟疫一样往后躲,但是见了王健林就像见了白马王子一样拼命去追。为什么?因为政府不需要房地产了,他们需要给这个区域和这个城市提高生活品质,这个东西王健林有,因为是他率先进入了文旅产业。

我当时告诉王健林,用五年做一个长白山开一个模具,可能赚不到钱,但是五年以后你将会赢得一个时代。长白山项目从合同的探索到规划设计再到产品的整合和打造,费了很大的功夫,五年之后,当万达从长白山走出来,以前是五年做一个项目,现在是一年做十个项目,用的就是这套模具。全国各地给万达的地几乎都是零地价,青岛给了几千亩,武汉给了几千亩,西双版纳给了近万亩。短短三五年的时间,王健林变成了王首富。

但是,就像我刚才讲的尼克劳斯和琼斯的差异,文旅这个行业,如果按照一种无限复制、无限克隆,像麦当劳、肯德基这样的做法肯定走不远。所以当王健林在批判所谓的上海的迪士尼的时候,他犯了一个错误,迪士尼虽然花的钱很多,但是迪斯尼是按照1.0、2.0、3.0不断升级的方式来打造的,而且一耗时就是十年、二十年,这种创新、这种服务,可是前所未有的,而这正是文旅产业跟房地产产业最大的不同。

房地产的初级阶段是卖产品、卖房子,中级阶段卖服务,最后高级阶段是卖生活。大家千万记住,如果你继续在卖产品的这个阶段,注定要被淘汰。如果你能够在卖产品的时候把服务做好,那么你还要一席之地,但是最终胜者是第三种,卖生活。你能够打造人家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东西,就是一种最好的生活,那你就有未来,这就是明天的中国。这一点上,就需要用五年甚至十年练好这个内功,这是明天的风口。

王健林用八年时间成了中国的文旅之王,正在他志得意满要向全球进军,成为全球首富的时候,最近却出问题了。但这不怪他,而是中央从金融安全的角度所作出的反应。在这种情况下,这个人还是很厉害,赶快调整,把很多的重资产去掉,腾出手来。他卖掉几乎所有的文旅城,就是没有卖掉长白山,因为长白山是第一个下功夫开的模具,是全国目前为止北方的一个制高点,还是他的现金牛。所以这口气过来了以后,大家放心,王健林会继续在文旅和现代商业上继续大跨步前进,出不了大问题。

三、潜心十六年,星牌打造龙熙大健康

谈完昨天的华夏,谈完今天的王健林,现在我想谈谈脚底下的这个故事,星牌龙熙大健康。今天我们开会的这个地方,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里的老板为了开辟这个板块,到目前为止花了16年时间。我15年前来到北京做星河湾,当时北京人告诉我一个口诀,叫“北贫南贱,东富西贵”。那个时候的北京别说这个地方,五环以外,大红门南三环都是穷得响叮当的地方,根本没有人愿意过来。

星牌集团的老板就选择在这个地方开始耕耘,打造了三个产品,第一个阶段是高尔夫球场,把它变成一个高端人士的度假目的地;第二个是北京最大的温泉酒店;第三个就是今天看到的国际会议中心。接下来他将会跟中国人寿合作,打造整个中国最大的度假休闲大健康基地。我相信五年以后这个地方绝对是非同一般,他们的老板也到现场了,希望他给大家举个手。甘连舫,甘总,全国政协委员。(全场鼓掌)我们这个活动他非常支持,未来的大健康特色小镇也是我们全力参与帮助他的。

那天我见到了甘总,我说中国人的北京有三个北京,第一个北京是开放改革以前皇城根里面二环以内的北京,那个时候的中轴线,就是天安门、故宫、紫禁城。第二个北京就是五环以内的北京,1500万人口,但是中轴线没有变,下一个北京,就是习大大的千年大计,雄安新区的推出,但中轴线仍然没变。我们脚底下这片土地,是一根扁担挑两头,一边挑的是昨天的北京,一边挑的是雄安新区为代表的明天的北京,这个能量非同一般,所以千万不要小看这块土地,千万别要把他糟蹋。姑娘要嫁可是要当杨贵妃啊,而不是一般人家嫁出去的,这种趋势就是我们看问题必须要把握的东西。

从固安往这边走是原本是廊坊最贫困的地区,但通过华夏幸福发家,变成了廊坊最发达的区域之一。雄安新区千年大计出来以后,这个地方一根扁担挑两头,它的区位优势明摆着,而且明年全球最大的机场新国门就在南边十公里之外建成。到那个时候全中国、全世界的贵客都在这个地方,大家想想这个区域是什么概念?那就是上海的大虹桥,远远超过顺义天竺的地方。所以,在这个时候一定要打造人们梦寐以求的高端生活,而不只是卖房子。什么生活?大健康、大休闲、养老养生,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所渴望和所希望的。

市场上想当运营商的人,把平台搭建好以后,要敢于、善于整合全球最好的资源。王志纲工作室作为智库有很大的优势,每天都有很多资源来找我们,这些资源一定要能够让他发挥作用,门当户对。昨天晚上我见了一个上海来的企业,他们正整合全球资源做中国最好的俱乐部,他们的梦想是什么呢?以后中国的高端人士,一家人进入俱乐部后三天出不来,男女老幼各得其所,而且围绕家庭做跟踪服务,养老、大健康、养生各方面都不用担心。

我答应他们去上海考察,如果我看完以后,认为他胜过了地中海俱乐部,胜过全世界包括曼谷最好的养生俱乐部,我马上就可以帮他牵线,帮他植入北京这个大健康产业平台,星牌可以上一个台阶,他们也可以像进北京汇演一样,在全国亮相,完全是双赢。

很多企业都开始在布局了,在准备了,有人在做平台,有人在做内容,但是最终的出发点就是从卖产品到卖平台,再到卖生活。

在座的正好有老朋友,大理洱源的杨老板,这个老板也是抱着金饭碗。洱源是苍山洱海的源头,是大理最美的地方,离大理就40分钟,杨丽萍的故乡。我去看了这个地方,很震撼,那里的水清澈无比,高原湿地洁净无暇,而且千年的老梨树花开满园。再加上当地的风情,杨丽萍的歌舞这些,非同一般。但是他们辛辛苦苦是盯着当地的市场做,非常辛苦。

昨天晚上正好有一个很大的企业找我,实力雄厚,想选这种地方当转世灵童,我对他说,杨老板他们是小马拉大车,而你是匹大马啊,跟他们有很大的互补性。下一步让我的团队帮你们撮合一下。你们是央企国企,实力雄厚,他们有操作和执行,在当地有人脉,就以杨丽萍为领头,打造一个全中国披头散发的艺术家们都梦寐以求的特色小镇,我相信像双廊这种地方根本没法比的。他们听了兴奋异常,接下来我们工作室的云总会帮忙撮合这个事情。

四、智纲小镇观

今天一天的时间,上午的主旨是“传道”,我讲完之后还会有两个分中心的总经理给大家讲讲他们的操作实践。下午的主旨是“解惑”,大家作为官员也罢、企业家也罢,有很多的困惑可以跟他们的交流。晚上还有一个盛大的宴会,可以交流、交友、交易。你们可以像非诚勿扰一样,去找你们所需要、所寻找的资源,这是我们办这个会的目的。最后,我送大家三句话。

第一,风口。特色小镇的确是个风口,尽管有的人把它看成泡沫,有人把它看成是陷阱,但是毕竟在五年之内,它是地方政府指导经济工作的抓手,所以我们还是要消化这个政策,往上靠,然后把住这个风口。但是千万记住,做任何事情要贴近本质,把握规律,尊重常识。就像我刚才说的,要培养一个能嫁出去大家闺秀,没有十年、二十年是不可能的,不像养猪崽一样3个月就出栏了。按照这种思维,我们要既务实又务虚,最后我们才能走得远。

第二,做任何事情要注意开模具。我们看到百花盛开的结果,万达也罢,华夏幸福基业也罢,他们很多经验总结后来都在全中国推广和普及了,但成功的核心因素其实不在于后期的快速复制,而在于最早的那个五年、八年成功开出了模具。

我们在座的要想真正做好特色小镇,就要明确方向,是做平台、做运营、提供服务还是提供资金,是做养老、做大健康、做大休闲还是做产业园。无论你做什么,只要这个东西符合你的核心能力,能够上接天、下接地,中间市场能通气,是你认同的未来十年、二十年的战略,你就要集中所有的精力来做好开模具的事情。

这个开模具和盖万丈高楼打基础是一个道理,默默无闻,千辛万苦,百折不挠,谁都不理解,但是一旦做好,把模具成功开出来,你就可以纵横天下。特别是当老板的,别以为当个甩手掌柜,交给一个职业经理人就行了,那是不可能的。任何一次战略的突破必须老板带着整个团队亲力亲为,去破解。一旦破解了后面的事情就可以跃马扬鞭了。

第三,善于把住契机。这个事情多说几句,每个地方的需求不一样,契机也不一样。比如说珠三角,最大的契机就是帮传统产业进行升级,腾笼换鸟。番禺、南海、顺德很多地方,升级和转型离不开特色小镇,而这种特色小镇就是产业小镇。

我们北京中心的总经理任国刚,他们在广州做了将近20多个特色小镇,几乎都是跟产业有关的。举个例子,在南海大沥,民间存款就有上千亿,不缺钱,政府手上也有地,但是包括万科、恒大这些很多去拿地的都不给。书记讲,现在我们不需要房地产,不能把地卖掉之后就造房子,那我的后代子孙怎么办?最关键的还是要产业升级,要有造血功能。

我们的团队帮他们打造了一个创客小镇,真正的按照“三生有幸”的方式去打造,生活、生意、生命一个都不能少,让所有创业的人在这个地方能够既有生意,又有满满的生活,而且生命很有价值。现在这个方案已经在实施了,而且南海市看了这个方案以后,把这个战略变成了整个南海的战略。

另外他们在中山的沙溪也做了个小镇。这里几十年生产牛仔裤,也面临升级的问题,从传统的加工业变成一个品牌服装业。我们的团队和当地政府、企业一起,跑到了意大利米兰,跟意大利服装协会对接,那里有几乎所有的顶级品牌,早就想进中国,但是不得其门而入。最后双方一拍即合,我们把意大利米兰的高级设计师请过来,植入沙溪,就可以打造一个世界时装小镇,这是马上就能见效的。

我们上海中心的团队帮上海青浦的重固镇也打造了一个特色小镇。重固是青浦区毗邻大虹桥,但又发展比较慢的一个建制镇,没想到今天成了上海最有价值的地方,很多企业都想去重固拿地,最后上海市给了中建八局,但中建八局不知道怎么玩,就找到了王志纲工作室。上海中心经过了两年时间,摸索出一个真正的央企和地方合作的PPP模式,从破题,到央企和政府怎么公私合营,把开创一次授权、一个基金、多个PPP子项目包落实下来,并实现统一策划、统一规划、统一运营、统一营销,把平台搭建好,然后整合天下的资源来做内容。现在这个项目已经成为了国家发改委重点跟踪落地的示范项目,推广给全中国学习,很多地方政府、很多企业过去考察。

另外还有云南和贵州,今天来了很多的云南和贵州的企业,包括国企、民营企业。云南和贵州肯定能在文化旅游、养老养生、度假休闲这方面大有作为。贵州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大数据,这里面也有大文章。贵州的大数据产业相当于发电站,发电站的电力要往终端走才有用,而人工智能就是最大的终端。现在我们在帮重庆往人工智能方面进行破题,把美国的特斯拉汽车往植入重庆。未来重庆很有可能会变成中国第一个实现无人驾驶的智能城市,成为智能化、绿色化、生态化、立体化的特色小镇。特色小镇的背后一定要有生产、生意和生活。如果没有这后面的这三个动力,就小镇谈小镇,肯定死路一条。

今天上午我开局就开到这里,谢谢大家。

来源:智纲智库网2017-08-07


(责任编辑:管理员004)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

推荐内容更多>>>>

 

图片新闻更多>>>>

  1. 蔡洁:农地确权真的可以促进农户农地流转吗蔡洁:农地确权真的可以促
  2. 李迅雷:究竟是去杠杆还是稳杠杆李迅雷:究竟是去杠杆还是
 

热点内容更多>>>>

 

智库要闻更多>>>>

 2017,湖南经济这么干 ——省委经济工作会议解读【详细】

联系我们

主管: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
主办:湖南省社会科学院
办公电话:0731-84219123
电子邮箱:hxzkwx@163.com
互动QQ群:113950546
办公地址:长沙市浏河村7号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
邮政编码:41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