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成果 >

​《德国蓝皮书:德国发展报告(2018)》在沪发布

时间:2018-07-11 15:21来源:未知 作者:管理员007 点击:

作者 新民晚报

07月6日,由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组织编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德国蓝皮书:德国发展报告(2018)》在沪举行新书发布会。

本书聚焦“默克尔4.0政府”的内政外交走向,对德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外交等方面的形势进行跟踪介绍与分析,为了解和研究德国提供最新的信息、动态、发展趋势以及相关学者的观点。

德国外交:“立足欧洲,放眼全球”

报告指出,经过漫长的组阁过程,德国终于组建了一个稳定的政府,但也必须看到,虽然德国政治格局与其他欧盟国家相比依然算是稳定的,但较之自身以往情况,则稳定性中侵入了某种脆弱性。所有这一切都是由德国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另类选择党成功崛起造成的。德国另类选择党进入联邦议院以及几乎所有州议会,使得德国政党格局更加碎片化,如果主流政党无法从另类选择党那里赢回流失的选民,那么,未来组阁的僵局还会重演。

有鉴于此,本次大选的两个输家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在组成联合政府后,把国内政策的重心放在了民生问题上,重点解决国内社会的分化问题,力求重塑德国社会的团结。虽然德国的经济实力给了新政府财政上的行动余地,但是新政府能否在未来的三年多时间里,在国际形势不确定的背景下,在保持德国经济增长的同时,使底层民众有更多获得感和安全感,是摆在新政府面前的现实挑战。

与此同时,德国政治精英比以往更加认识到德国在这个日益不可测和不确定的世界格局中的责任,但它也知道其能力极限所在,在美国变得不那么可靠的背景下,它把重心放在了重振欧盟上。为此,《联合执政协议》强调了“欧洲命运自主论”,并把欧盟的觉醒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但是,欧盟依然面临着各种内外挑战,例如,在难民问题上的东西分歧。

目前,在德国再次组建大联合政府后,欧盟可以说迎来了改革的“窗口期”,但是留给德国与欧盟的时间并不多,因为夏季过后,欧盟就会进入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的竞选阶段。如果不能在英国脱欧、欧盟改革等议题上尽快取得突破,无异于又会给欧盟内的民粹主义势力提供新的竞选弹药。

2017年联邦议院选举之后,联邦政府不仅经历了耗时最长的组阁过程,其间还伴随着极其激烈的党内纷争,尤其发生在社民党内部。这表明,德国的政党体制至少在联邦层面未能实现选民决定的组阁形式。德国政党体制碎片化程度日益加剧,将极有可能导致在未来也发生复杂又漫长的组阁谈判。

德国经济连续四年稳定回升

报告指出,2017年德国经济保持了连续四年的稳定回升,且回升势头有所增强,国内生产总值为32672.6亿欧元,同比增长2.23%。其中,第一产业增长21.89%,第二产业增长2.41%,第三产业增长1.99%。虽然第一产业增长强劲,但该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甚小,对整体经济运行的影响甚微,因此经济回升的动力主要来自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中的若干部门。

可以发现:第一,第二产业的增长动力依然来自建筑业,2017年,其增长率达到5.87%,远高于国民经济其他部门;第二,制造业显露回升迹象,其1.77%的增长率虽然低于国民经济各部门的平均增速,但扭转了2016年增长率下滑的走势;第三,第三产业的增长动力主要来自公共服务、教育与卫生业以及贸易、交通与餐饮旅馆业,这两个部门的增加值在2017年分别上升了2.74%和2.82%;第四,第三产业其他部门的增长率均低于国民经济各部门的平均增长率。

可以看出:第一,2017年,德国经济的持续回升主要得益于建筑业,公共服务、教育与卫生业以及贸易、交通与餐饮旅馆业的超比例增长;第二,德国推进“工业4.0”和数字化进程的生产效果尚未完全显现,有待观察;第三,建筑业持续扩张的势头和量化宽松政策有关,在未来势头将有所减缓;第四,公共服务、教育与卫生业的扩张反映了德国政府的政策取向,预计在今后若干年内仍能保持高于国民经济各部门平均水平的增长;从贸易、交通与餐饮旅馆业的扩张中可以看出德国经济以及公众对经济信心的恢复,由此可望产生进一步的经济增长活力。

国际合作推动德国“工业4.0”战略发展

报告指出,“工业4.0”并不是一个封闭的、只针对某个国家的概念,而是一个需要跨地区、跨国界协同合作的战略。只有在不同国家之间建立起一个长效合作网络,才能保证企业在“工业4.0”生态体系中找到最合适的合作伙伴,而知识以及专业性资源的跨地区流动,可以激发创新的灵感,进一步推进各方的发展。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概念自提出以来,已经在世界上多个制造业大国引起了巨大反响。在后金融危机时代,一方面,人们重新意识到制造业的重要性和不可替代的地位;另一方面,以互联网和IT为代表的新技术发展,使得原有工业制造业必须进行彻底的革新,不少制造业大国纷纷提出自己的工业计划。

近年来,欧盟各国在创新政策上独立、分割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欧盟层面的创新政策日益重要,国家之间在政策方面的合作越来越密切。对于这一点,德国早已有了足够的认识,继续加强与不断发展其科研创新政策的欧洲维度,这也符合德国的利益。

2016年,德国“工业4.0平台”和法国未来工业联盟(Alliance Industrie du Futur)就数字化工业生产发布了行动方案,将在新工业形式下的生产应用、技术和测试设施、标准化以及职业培训方面展开合作。除了与法国和意大利的双边合作,2017年,德法意三国又将“工业4.0”的合作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10月,三个国家的代表在德国最终敲定了“标准化”部分的路线图。三个国家的合作成果将与欧盟委员会以及其他欧盟国家共同分享。

德国国内难民问题凸显

报告指出,欧洲难民危机爆发以来,德国接收了大量来自叙利亚、伊拉克、非洲等地的难民,使得德国俨然已转型为全球第二大移民国家。难民危机对德国的边境控制、紧急收容住所、基础和医疗供给、难民登记过程、避难程序、难民相关的基础设施、人员及其相应的职责、安全和惩罚等多个方面都提出了新的巨大挑战。为了让这些外来难民尽快融入主流社会,德国政府修改、扩充原有的融入政策和措施,也推出了一些新的融入政策和措施。

德国政府自2015年起推出了不同类别、不同层次、不同目标的语言课程,帮助不同来源国、具有不同文化水平及职业技能水平的难民尽快掌握德语,达到他们所需的语言水平。从课程参与情况、考试通过率等数据可以看出,这些语言课程具有较高质量、取得了较好的效果。随着难民危机的爆发,大量难民涌入德国,相关课程位置不足、教师短缺等成为德国政府在制定难民融入政策时必须面对的问题。

语言是难民融入的关键基础,掌握了德语,难民才有可能成功融入劳动力市场或接受所需的教育和培训。反过来,难民的融入能力在很大程度上与他们是否具有融入的动力紧密相关,工作移民相比难民一般都会更快、更好地融入。因此,及早为滞留前景良好的避难申请者提供工作岗位与进入学校学习的机会,能够为他们提供尽快掌握德语语言的动力。2016年起,德国政府为仍处于避难程序审理中的难民(安全来源国难民除外)提供了10万个福利性质的工作机会,允许难民低门槛进入德国劳动力市场并积累工作经历。但是,在打通融入课程与职业学校或大学方面仍显示出不足。

此外,德国自称是一个融入国家,然而许多现实的讨论依然显示出,与此相关的社会意识转变还没有完成。因此,如何加速德国本土的接纳文化发展和意识转变,成为难民融入德国社会的制约条件,因为只有接纳文化得到发展和意识得到转变才能获得长期稳定的社会和谐发展。

中国在德国非金融直接投资的大幅增长

报告指出,中国对德国的直接投资从2010年开始大幅增长,2011年迈上第一个台阶,2011~2015年,年度投资额稳定在10亿~20亿欧元。2016年,中国对德直接投资出现井喷式增长。德国成为中国在欧洲最大的对外直接投资对象国,占中国在欧洲投资额的31%。年度中国对德直接投资额首次超过德国对华直接投资额。

截至目前,82%的中国在德国直接投资以并购实现,这种形式使中国企业得以迅速进入市场或获得专有技术、品牌和其他资产。但德国也是中国企业进行绿地投资的主要对象国。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的2016年外商投资报告显示,2016年共有1944个绿地投资项目落户德国,超过40%的投资项目来自欧盟国家。中国在德国绿地投资项目(不含并购)达281个,同比增长48%。在欧盟以外的国家中,中国在德国的绿地投资项目数量居第一位(美国以242个项目居第二位),连续三年成为在德国投资项目最多的外资来源地。报告指出,中国投资预计将创造至少3900个工作岗位。中国企业投资的主要领域为商业服务与金融服务(达27%),其次为机械制造与设备(11%)、电子与半导体行业(10%)和汽车行业(10%)。近年来,中国企业在研发、金融和其他高附加值服务方面的绿地投资不断增加,形成新的趋势。

中国连续两年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报告指出,近年来,中德两国经贸发展迅速,而且相互间的重要性愈加凸显。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又一次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德贸易额达到1866亿欧元。排在第二位的是荷兰,双边贸易额为1773亿欧元,第三位的是美国,双边贸易额为1726亿欧元。2016年,法国是德国第二大贸易伙伴国,但在2017年降至第四位,从1975年至2014年,法国一直是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2015年美国取代法国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中国则在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成为德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德国则是中国在欧盟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中欧贸易的1/3来自中德贸易。


(责任编辑:管理员007)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