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同行 >

从德国政党基金会看德国智库

时间:2021-03-26 09:02来源:湖南智库网 作者:杨亚琴 点击:

现代意义上的智库,是国家治理和科学决策的重要辅助力量。政党基金会(又称政治基金会)是德国独具特色的智库,其发展定位、资金来源、组织形式、功能作用等,都具有鲜明特点。

发展定位——独立的党派智库

根据德国政党法规定,连续两届进入议会并占有5%席位的政党可以创立政党基金会。德国六大政党都设有国家级政党基金会,分别是艾伯特基金会、瑙曼基金会、阿登纳基金会、赛德尔基金会、伯尔基金会、卢森堡基金会,均以某个重要历史人物名字命名。

此外,每个政党还在联邦州层面设立多个基金会。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和社会民主党是德国最大的两个政党并长期执政,关联的阿登纳基金会和艾伯特基金会也是德国两个最大的政党基金会。成立于1964年的阿登纳基金会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第一任联邦总理康拉德·阿登纳命名,前身为基民盟1956年创建的“基督教民主教育工作学会”,现已成为德国、欧洲乃至全球的知名智库。

作为党派智库,德国政党基金会在法律身份、治理结构、资源汲取方面均独立于政党,其法律身份为非政府组织,与其支持的政党不存在隶属关系,也不接受党派的资金。

独立性体现在:研究领域和项目内容服务于智库的战略目标,以非营利方式为公共利益服务,研究选题针对现实问题,而非取决于学者个人兴趣。如,阿登纳基金会致力于促进德国未来发展,巩固欧洲民主和平,改善跨大西洋关系,促进全球自由、和谐、公平,主要聚焦司法改革、经济发展、外交和安全政策等领域;艾伯特基金会旨在推动构建公正的经济与社会规则、推进社会民主改革、加强工会与政府对话、推动构建全球化,主要关注社会民主、欧洲政治、教育政策、经济危机与欧元危机、女性与性别政策等领域。

资金来源——法律框架下的财政资助

德国政党基金会以独立、负责、开放的态度提供政府无法提供的公共服务。1998年末,除卢森堡基金会外的五家政党基金会发表共同声明,明确德国政党基金会主要功能为“社会政治教育和民主教育以及国内外信息与政策咨询”。政党基金会受德国政府支持,由联邦和州政府提供财政资助。根据德国公共预算法律框架条款,联邦政府每年向政党基金会支付的款项由德国联邦议院预算委员会确定,分配给基金会的资金包括“全球资金”和项目资金,额度与其关联政党在议会选举中所获席位数量直接相关。

目前,联邦政府分配资金的比例大致为:艾伯特基金会31.9%,阿登纳基金会28.0%,瑙曼基金会、伯尔基金会均为10.4%,赛德尔基金会9.8%,卢森堡基金会9.5%。为保证基金会合理使用资金,联邦审计法院、州政府审计法院和税务机关等机构要进行审查。

政党基金会资金90%左右来自联邦政府拨款,私人捐款、会费和其他第三方收入只占极小比例。如阿登纳基金会资金96.8%来自公共预算,2.7%来自成员会费和其他收入,还有0.5%来自私人捐赠。绝大部分公共预算是项目资金,占基金会总收入70%到80%,机构补贴占基金会总预算20%到30%。机构补贴构成基金会经费筹措的基础。

在公共预算缩紧时期,私人捐赠资金的重要性增加。基金会还利用“全球资金”支持与政治教育有关的会议和研讨会,以及政治活动基本规则磋商和文件编制。

组织形式——规范化的治理结构

政党基金会的内部治理结构非常规范,一般由会员大会、理事会和董事会构成。

会员大会是政党基金会最高权力决策机构,一年开一次会,主要职责是选举、任命、罢免理事会和董事会成员,制定战略规划、审查财务报表等。

理事会是政党基金会最高领导机构,由主席、副主席、秘书长等成员组成,主要负责处理机构日常事务。

董事会协助、监督理事会工作,为理事会提供建议和支持。为确保机构正常运行,基金会都设有政治教育部、国际合作部、决策咨询部、研究院、档案馆等业务部门。

功能作用——多渠道影响公共政策

政党基金会致力于加强政策咨询研究、搭建交流平台、发挥桥梁纽带作用、多渠道影响政府公共政策。

一方面,基金会为政党提供理论支持、收集数据、开展群众工作,利用广泛的关系网和强大的活动能力宣传政党的主张和理念,争取公众支持,发挥参谋助手作用。

一般来说,政党基金会发挥的政策影响力大小与其政党的表现密切相关。考察各基金会若干年的研究成果、活动情况等就不难发现,基金会发展是有起伏的,当其支持的政党在议会中表现出色,特别是成为执政党时,该基金会在国内外的活动明显变得频繁,研究成果也增多。

另一方面,基金会代表德国政治经济利益,与德国政府保持密切互动,是促进政界、学界、商界和社会公众对话交流的桥梁纽带,既向外输出德国价值观及德国在解决经济社会问题方面的经验做法,也把国外发展的新情况新问题带回德国。如,阿登纳基金会的研究院重点组织研讨会、专家圆桌会议和展览,对当前政治问题和未来相关话题进行讨论。

同时,政党基金会也通过人才“旋转门”机制发挥政策影响力。部分政府官员、议员等政党要员卸任后会进入相关基金会,继续发挥社会影响力。基金会也把为政党培养人才视为自身的一项重要任务,通过源源不断的人才输送来影响公共政策。

重要使命——强大的公共外交利器

政党基金会对外充当政党的公共外交使者,以深厚的官方背景与非官方身份周旋于国外政府机关和民间组织之间。

一方面,与德国驻外使领馆联系紧密,与德国政府及有关政党配合默契,积极投身于国内外政治活动中。

另一方面,在世界范围设立办事处、建立广泛的关系网,与多国政界、商界、学界和民间组织等开展多层级合作,并以奖学金、项目资助等形式培养后备人才,有意识地在世界范围扩大政治影响力。

目前,艾伯特基金会有100多个国外办事处;赛德尔基金会在60多个国家开展项目活动,约一半资金用于海外项目;阿登纳基金会在全球120多个国家部署了100多个办事处和200多个项目,研究地域从德国辐射到全球。这些基金会全球办事处的驻外工作人员向德国国内随时报告驻在国最新动态,提供独家分析、背景信息和政策评估等,确保各地区政治信息向德国流通。

社会影响——广泛的宣传引导力

德国政党基金会从创立之初就将民主政治教育视为自己的职责使命,积极宣传政党的主张和理念,引导德国民众。

政党基金会民主教育的方式主要有出版书刊、召开学术沙龙、举办讲座和专题研讨班,建构议员、政府官员与市民之间的沟通平台和交流空间等,用非学术语言阐释观点,最终通过议会及选举使观点主张获得采纳和实施。

同时,政党基金会非常重视媒体发布,尤其重视以网络媒体为代表的社会舆论对公共政策的影响。基金会运用网络媒体,实时发布学术会议、出版物、活动信息等。如,阿登纳基金会与研究机构、政府官员和公司及媒体的管理者广泛开展全球性的公共活动,每年举办超过2500场次会议和活动,吸引超过145000人参加,并向德国、中东欧地区及部分发展中国家的优秀青年提供项目和资金支持。

综上所述,政党基金会发展模式是基于德国特殊的政治制度、历史文化、社会基础建构起来的独特的智库发展模式,对选举、议会等德国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具有强大的影响力,是政党在公共政策制定中的重要参谋和助手,对社会治理和国家内政外交都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首席专家、研究员)  

(来源:湖北新型智库平台)


(责任编辑:管理员002)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