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研究 >

陈文玲:中国智库应站在时代前沿

时间:2020-06-29 09:59来源:湖南智库网 作者:陈文玲 点击:

【中宏网讯】中宏观察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执行局副主任陈文玲近日应邀出席《2019年中国智库报告》网络发布会暨“国家治理现代化中的智库建设”研讨会,并作《中国智库应站在时代前沿》演讲。

以下是发言实录:

陈文玲:非常高兴以网络的形式参加会议,今天会议主题“国家治理现代化中的智库建设”特别好,我讲三个方面。

一是智库是新的智力基础设施。国家治理现代化是多维度的,智库在其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习主席在最早的关于智库的批示里面强调“智库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我认为在新时代智库还是国家现代治理能力基础中的智力基础设施。我们国家有数字化基础设施、充电桩、高铁这样的硬件基础设施,而智库属于国家执政能力建设中的智力基础设施,这个建设对于一个国家提高软实力,形成国家的软竞争力、软资源、软生态,具有非常重大的战略价值。

从近几年的智库发展看,上海社科院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对国内外智库进行评价,从2013年一直做到现在,如果说十年磨一剑,你们已经磨了七年了,基本上已经得到了国内外的认可,评价指标、评价体系、评价主体、评价结果我个人认为都是客观公正的,这也是智库建设当中的基础设施。我认为应该向你们表示感谢和敬意。

二是智库应该站在时代的前沿。在四个大的方面智库是不能缺席的。

第一,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智库不能缺席。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家有重大战略部署和布局,需要智库下很大功夫去研究国际上的这些变量、变局。这些变量实际上一直在变动中,不是像过去的常态,而是一种非常态。这次疫情就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一个非常大的变量。由于全球人员、物流阻断,经济活动停顿,人们正常生活被打乱,把巨变中各个国家的优势劣势、制度、价值观、人民群众综合素质一下就比较出来了,有比较才能有鉴别,比较的鉴别才有说服力,比谈论多少制度优越都更有说服力。在这样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很可能还会有新的变量,在疫情当中我们的智库发出了非常重要的声音,比如国经中心在疫情以来发表了100多篇文章,接受媒体采访700多次,3位研究人员登上了中国经济大讲堂。智库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变量中要力促正向变量,力促以我为主的变量,去引发新的变量,这是我们的历史担当。我们不能任由其他国家制造议题。负面的变量增加得越多,对于我们中国的崛起越不利。

第二,在中国迈向未来实现两个百年目标,迈向中国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进程中,智库不能缺席。这个进程中中国实际上是在下一盘大棋,比如说,中国用6年时间基本上已经形成了“一带一路”的框架,2013年之后,国经中心每年都把“一带一路”作为持续跟踪研究的课题。从2015年、2016年开始,国经中心和上海社科院紧密合作,持续进行了“一带一路”重点城市的成功实践,出了三本著作、两本投资指数报告(中英文版),通过路透社在全球100多个国家进行了发布。这些都是我们中国在伟大复兴的百年目标中的国际国内布局,中国智库是不能缺席的。

第三,在当前非常激烈、复杂、前所未有的大国竞争博弈中,中国智库不能缺席。在这个博弈中话语权的争夺,一个国家的影响力在某种程度上决定博弈的胜负。我们以前的薄弱环节是被动应战,基本上是国外智库、国外政要来制造话题,然后我们来做各种各样的解释或者回应,基本上处于比较被动的状态。现在很多中国智库,比如CCG、人大重阳研究院、国经中心、上海社科院、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等等,在国际社会发出了非常重要的声音。国经中心去年除了第六届全球智库峰会,还接受了外交部、中宣部的一些任务,如与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合办了中美关系国际高端论坛,与董建华先生创立的中美交流基金会共同举办了中美关系高峰论坛。国经中心理事长曾培炎在香港发表了关于“美国吃亏论”的分析,在新加坡发表了关于“中美脱钩论”的分析,这些重要的观点在国际社会上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智库在大国竞争博弈中中国智库是不能缺席的,不仅不能缺席,还要发挥创造性、引领性的作用,要引导舆论。比如我们去年11月22日和美国彭博社共同举办了“世界经济创新论坛”,习近平主席、刘鹤副总理都接见了参会的美方代表,会议影响很大。开始的议题设置中美方提出了议题“数字硅幕”,我们提出“数字硅幕”能否实现,把它变成了问号。后来我们的议题设置里面又加入了很多我们自己的议题,经过和美方的多次沟通形成了创新经济论坛的议题设置。

第四,在中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的过程中,中国智库不能缺席。我个人认为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是发展最快的国家,未来会从发展中国家成为中等发达国家,这是我们到本世纪中叶的目标,因此国内宏观经济分析、引导国内舆论方面的智库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应该要站在时代的前沿,要有大国智库的责任感和历史担当。

三是智库要加强能力建设。要提高智库的现代化水平,最主要的是五个能力。

第一,服务决策的能力。国家高端智库摆在首位的是战略研究、决策研究、政策研究,智库是具有公共性的,和一般的学术机构、商业化研究机构不同,第一位的应该是为国家建言献策。

第二,舆论引导能力。能把思想产品变成语言表达,能够打动人、引导舆论,这是很强的能力。

第三,创新研究能力。不说套话、空话、大话,不能中央领导怎么说,智库就要说什么,而是要经过深入研究、持续研究,要有深刻的思想。

第四,战略谋划能力。有的问题要想在决策者前面,要善于进行长周期的战略谋划。过去春秋战国的这些谋士也是一言兴国、一言失邦。战略谋划能力决定国家的兴衰,我们国家在现在非常关键的历史关头,智库的谋划能力决定了现代国家治理能力。我们现在的谋划能力还不够,特别是战略谋划、储备性谋划、总体性谋划。我们缺少智库之间的协调、协同,智库之间还没有真正形成协同能力。

第五,国际交往能力。在国际交往中要勇于表达,敢于捍卫国家的核心利益。同时还要善于捍卫、善于表达,要有说服对方的能力。一个智库真正强大不是说你只能表达相同的观点,而是具有说服对方的能力,把对手变成朋友的能力,这才是一个智库真正的核心竞争力。现在我们智库在对话中特别是和美方对话中开始有了底气,有了博弈的能力,但是绝大部分还是受西方思想的影响比较深,因为学的国家战略理论也来自西方,学的经济理论也来自西方,还缺少独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自己的表达,所以就不具有说服对方的能力。

现在的世界处在一个大变革、大调整当中,可能是一个大裂变,也可能是一个大合作。世界向何处去,这是摆在全球各国人民面前的重大选择,是中国面向未来的重大选择,是世界未来的选择,也是我们智库应该大有作为的历史时刻。中国智库应该站在时代的前沿,应该把中国的智库首先建设好,变成我们国家现代治理能力的智力基础设施。

来源:中宏网

(责任编辑:管理员002)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