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研究 >

宋鹭:世界顶级智库如何开展和保障高质量研究

时间:2021-04-02 09:34来源:《智库理论与研究》 作者:宋鹭 安怡宁 点击:

       摘要:以高质量研究促进发展、保持一流,是世界顶级智库的共同特点,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在开展和保障高质量研究方面具有代表性,中国智库可以从中获得启示与借鉴。本文主要基于一手资料,通过文献和案例研究,剖析了PIIE高质量研究的主要体现、运作流程和保障机制。总结出世界顶级智库将高质量研究作为影响力和话语权的关键支撑,并以“滚动议题机制”“ 学术标准”“ 结果可复制性”“ 高质量管理”等核心举措,构建高质量研究的管控体系。建议中国智库加强与决策部门的沟通对接,制定严格的研究质量管控标准,围绕高质量研究完善体制机制。

1研究背景

作为向决策部门和公众提供可信专业知识的机构,智库在现代社会的治理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不仅影响着国内公共领域的议程设置和政策制定,还通过研究覆盖和观点传播对全球范围内的话语体系产生重要影响。连接“知识”与“权力”并为其观点获得影响力是智库的核心诉求,而产出“高质量研究”无疑是智库实现上述诉求、获得长远发展的基础。因此,以高质量研究促进发展、保持一流,是世界顶级智库的共同特点。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 PIIE)是一家私立的、无党派的非营利研究机构,致力于在国际经济领域提供严谨、客观、有深度的研究与分析。尽管PIIE成立尚不足40年,规模上属于中小型智库,但已在国际贸易与投资、宏观经济政策、全球化与人类福祉等研究领域产生了广泛影响。作为经济政策领域的世界顶级智库,PIIE在美国国内和全球范围内之所以具有不容忽视的话语权,不仅源于其参与美国政府决策和政策制定的纵深度,更是基于其在政策研究中的高度专业化和选题设置的国际化和前沿性。

目前,国内外对于智库的研究和评价多集中在其外部影响方面,比如较多关注智库的政策影响、社会影响和国际影响这些“外生指标”,而对于智库在内部和后台如何组织开展研究、如何产出高质量研究成果的“内生机制”则缺少研究。同时,尽管国内以案例研究方法针对美国智库的个案研究文献较为丰富,但既有研究的对象多集中于布鲁金斯学会、兰德公司、传统基金会、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等传统意义上的老牌大型智库,针对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为代表的新型一流中小智库的研究依然极少,深入分析其围绕“高质量研究”而形成的组织运作内在机制的文献更为空白。

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经历了多年蓬勃发展,正在从百花齐放到高质量发展阶段迈进,如何进一步“提高研究质量、推动内容创新”是各类智库面临的共同任务。在此背景下,对世界一流智库、特别是新兴特色专业型智库的研究组织和内在机制的研究,将有助于我们举一反三、取长补短,在体制机制创新上为中国智库提供经验借鉴。

基于此,本文选取了PIIE作为符合上述特点的典型样本,从分析其研究成果出发,探寻其产出高质量成果的研究形式、组织方式和保障机制。通过案例、数据、文献分析等方法,揭示PIIE产出高质量研究、进而保持一流智库地位的内在原因,并由此视角提出对中国智库如何开展高质量研究的借鉴和启示。

2 PIIE基于高质量研究的影响力生成机制和路径

高质量研究是PIIE产生影响力的基本支撑,通过专业化的研究组织和高水平的研究管理,PIIE不断产出核心研究成果,打通了影响力的生成机制和路径。一方面,通过密切合作和供需对接,深度参与政府和国会的议题设置和政策制定环节,产生决策影响力;另一方面,通过学术交流和媒体传播服务大众,产生社会影响力。此外,PIIE注重国际视野和国际化选题设计,基于广泛的国际合作,获得国际影响力。

以2018年以来全球贸易问题研究为例,PIIE的研究成果成为美国对华经济政策制定的重要参考,PIIE的学者也多次参加国会听证会和专题研讨,更加直接地影响决策过程。此外,PIIE研究员针对WTO争端解决机制等议题发表专题研究报告,向美国国会和白宫提交了大量政策建议,关于改进WTO争端解决机制的研究成果还被欧盟理事会所采用。PIIE还通过“旋转门”机制吸收政府重要官员进入高级研究员团队,拓展影响力范围。比如2017年,奥巴马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杰森• 福尔曼(Jason Furman)就加入PIIE担任高级研究员,并直接承担了若干重大研究任务。

早在2013年,美国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的一份评价报告对18家美国顶级智库的社会影响进行了分析,以每百万美元支出对应的社交媒体粉丝量、网站流量、导入链接、媒体提及量和学者引用量为评价指标。在学者引用量一项中,PIIE排名第3,在同行评议中也获得较高赞誉。多年以来,PIIE的研究成果都是全球财经媒体重点关注和引用的对象。比如,2018年PIIE关于中美贸易冲突的研究成果受到广泛关注,其中《特朗普的贸易战时间表:最新指南》(《Trump’s Trade War Timeline: A Latest Guide》)一文被《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彭博社等媒体大量引用 。PIIE的影响力生成机制和路径与其高质量研究和高水平管理是密不可分的,智库评价和排名也充分反映了这一点。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全球智库报告2019》显示,PIIE在“全球顶级智库”综合评价中名列第9(见表1),且在“全球最佳国际经济智库”①和“全球管理最佳智库”的排名中都名列第1,在“全球最佳国内经济政策智库”和“全球提出最佳想法或新范式智库”中也分别排在第3和第2位。此外,PIIE从2016到2018年连续3年在被称为“智库界奥斯卡”的英国《展望》杂志(《Prospect》)评选中,获得北美“最佳经济与金融智库”奖。

由此可见,高质量研究和高水平管理是PIIE获得决策影响力、社会影响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基础。高质量研究与高水平管理是相辅相成的,高水平管理为高质量研究提供了组织保障,而高质量研究又为智库外在的影响力和话语权提供了支撑。那么,PIIE是如何产出并保障高质量研究的呢?其经验是否可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提供借鉴?本文接下来将具体分析PIIE如何开展高质量研究和如何为高质量研究提供组织保障的。

3 PIIE开展高质量研究的全流程管控体系与保障机制

在研究的组织方面,PIIE从选题设置、研究程序、评审机制、成果评价等环节进行了全流程的质量把控,在研究的各个步骤都采取了高标准的约束机制和创新举措,以选题环节的“滚动议题机制”(rolling agenda mechanism)、研究环节的“学术标准”(academic integrity standards)和评审环节的“结果可复制性”(replicability stan-dards)为代表。同时,以“高水平管理”为研究组织提供基础保障,以此保证每一项研究从开始到结束,都处于严格的专业化组织状态,不仅避免了低水平重复研究的出现,也创造了产出更多前瞻性、战略性和针对性研究成果的环境。

3.1以“滚动议题机制”聚焦前沿选题

PIIE创始人弗雷德•博格斯坦(C. Fred Bergsten)曾表示,通过“滚动议题机制”(rolling agenda mechanism)聚焦最前沿的选题和政策议题,是PIIE产生持续影响力的首要举措。PIIE一直采用“滚动议题机制”来预判未来两三年内或更长时期内最重要的选题,并且结合研究所与政府官员、商业领袖及其他学术机构的信息沟通,及时调整选题方向,确保对前沿问题的敏感度。一旦选题确认,就可以组织最核心的研究力量开展深入研究,并提出政策建议。表2列举了PIIE一段时期的选题设置及其对于政策制定的影响,由此可以看出,“滚动议题机制”在研究的启动阶段就为最终研究成果的高质量埋下伏笔。

通过“滚动议题机制”可以在选题环节就为后续研究打下坚实基础,那如何确保“滚动议题”的质量呢?一方面,在内部机制上,议题的选择采用“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相结合的方式。每个专业的研究团队和各类研究人员,都可以根据自己长期跟踪的领域提出选题建议。学术委员会和核心专家团队再根据相关信息对选题进行评估和筛选,充分考虑选题的重要性和相关研究团队的优势,确定选题方向和研究范围。另一方面,在外部机制上,PIIE也会定期和不定期召开选题讨论会,邀请来自政府、商界、媒体等领域的专业人士,广泛听取他们对于政策议题、商业前沿以及大众所关心的问题的意见。如2018年12月,PIIE的研究员柯克嘉德(Jacob Funk Kirkegaard)与爱尔兰财政与公共支出与改革部长多诺霍(Paschal Donohoe)就英国脱欧谈判的未来、爱尔兰税收政策的争议等议题进行探讨。此外,研究所还通过与企业顾问协会(Corporate Advisory Committee)等组织的合作,定期了解商业人士所关注的问题。通过内外结合的方式,在深度和广度上都进行专业化的供需对接,有效保证了“滚动议题”的质量。

3.2以“学术标准”开展政策研

通过“滚动议题机制”确定选题后,在研究开展阶段,PIIE控制研究质量的最主要特点,就是以“学术标准”确保研究的规范性和客观性。尽管智库的政策研究成果实用性较强,并非主要面向学界,但为使其研究的质量受到认可,PIIE坚持强调研究应具有学术客观性,即要用学术标准来监控研究成果,不预设立场和观点,以确保研究不受任何特定偏见、政治立场、政府部门或商业集团的影响。很显然,这符合学术规范与道德的要求,使得研究结果尽量客观和规范。

为了实现“学术规范”的要求,PIIE针对研究人员制定了“自我约束”与“外部监督”两大机制。一方面,要求研究人员进行“自我约束”,主动按照学术规范展开研究,并披露自己与其他公司或公共机构的雇佣、咨询或所有权关系,从而避免潜在利益冲突影响研究结论的客观性,研究所的“透明化政策”(transparency policy)即对此作出了详细的规定。另一方面,PIIE设置了专门力量进行“外部监督”,在研究进程中监督学术标准的落实,保障研究质量。具体而言,外部监督主要包括研究审核小组、各个环节的专业评审会、不同领域的专家互评等机制,从多个角度围绕研究质量的高标准进行外部约束。

总体而言,研究开展阶段无疑是确保产出高质量成果的核心环节。设置严格的研究标准是提高研究质量的关键举措,而研究标准的落实有赖于研究人员的自我约束与外部力量的监督促进。政策研究的学术标准要求,无疑使得研究成果的基础更加牢固,接受度更为普遍。

3.3以“结果可复制性”约束成果质量

对研究质量的把控贯穿于PIIE研究组织的全过程,对于研究结果的评审和评价环节是质量把控的最后一关。因此,PIIE十分重视研究成果产出之后,如何继续保持约束机制。首先,是要继续按照学术标准对结果进行一般化的评审,这其中的核心指标就是“结果可复制性”。

“结果可复制性”的具体要求是,研究成果相关的所有数据来源和文件都要公布在网站上,并允许其他研究员复制研究过程,以对研究发现进行检查,实现了研究过程和数据资料的完全透明。除了极少数的涉密或专项研究不必完全披露其研究数据,其他所有研究成果都要经过公开的同行审查才能提交或发表。而“结果可复制性”的制度设计,也为基于研究成果的讨论交流提供了规范,不仅避免了很多无效的争论,还可以为研究人员改进和提高研究质量提供有益的参考。

当然,“结果可复制性”不是评价研究成果质量的唯一标准。因为,智库的研究要同时具备学术性和实用性。除了学术价值以外,研究成果的现实意义和政策价值是PIIE追求的最终目标。也就是说,以学术标准来规范政策研究,并约束研究成果的质量,其目的是为了实现研究成果最大的政策效应,使之产生政策影响。正如我们在第二部分分析PIIE高质量研究的体现中所述,衡量智库研究质量的3个标准:成果内容和产出过程本身的质量体现、研究的学术价值和社会影响、研究的现实价值和政策影响,其目标价值是层层递进的,智库研究的最终目标是要服务决策、影响政策。因此,为保证研究成果与现实对接,PIIE还会举办高水平的成果发布会和研讨会,邀请全球经济专家与行业领袖人物参与探讨,以此提高研究人员的学术敏锐度和“现实触感”,并得到关于研究成果实践意义的直接反馈。

3.4以“高水平管理”保障研究开展

以“议题滚动机制”“学术标准”和“结果可复制性”为3大支柱,PIIE形成了研究质量管控的全流程约束机制框架。在此框架之下,还有一个基础保障系统,那就是高水平的智库管理模式和运行机制。从PIIE的内部运作特点来看,其组织结构、人才团队、经费运行体系和传播平台都以服务于高质量研究为目标进行构建。

首先,科学的组织管理结构激发了人才研究活力。PIIE的管理层、研究团队和服务团队呈现出典型的水平型结构,最大限度避免了官僚化系统对研究的影响。董事会、执行委员会和高级管理层成员也会以研究人员身份参与研究课题,

但不会以管理人员身份干预研究的开展。人员运行主要采取团队制的形式,没有固定的实体化机构,减少了中间层的管理介入。灵活的机制加上水平化的运作,既能满足其国际经济研究不同细分领域的需要,又能激发高水平的内部竞争和研讨活力,还能避免分层管理导致的效率低下和额外成本。

其次,严格的人才管理机制保障了研究团队的高质量。PIIE在人才引进和人员监督环节都遵循高行业标准,为开展高质量研究奠定了基础。在人才引进环节,PIIE主要聘用在业内已颇具影响力的顶级专家,并在前期就进行数年密切接触,对研究员的能力和研究取向进行深入了解,以使其研究团队能覆盖PIIE关注的细分领域,满足智库长远发展的需要。在研究监督环节,PIIE要求研究员每年根据定量指标、定性指标、学术影响力、公众影响力、同侪互助情况5个方面进行述职,增强研究员的自我约束和监督。

再次,完善的资金运行体系为高水平研究提供支撑。PIIE“多样化”的资金来源与“透明化”的资金使用原则减少了外部捐献对研究结论的影响,增强了研究的独立性和客观性,从而保证了研究质量和智库声誉。PIIE的2019年度总体预算中,10万美元以上的捐款占41%,匿名捐助占6%,约90%的捐献未对资金所用于的研究项目做出限制。PIIE尤其重视“科学化”地配置资金,主要将研究经费投入宏观经济政策研究、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全球化的收益与损失等具有较强政策意义且PIIE更具优势的重点研究领域,并建立成果奖励机制,提高高水平研究成果的产出率。

最后,成熟的成果传播机制倒逼研究质量提高。PIIE建立了完整的研究成果传播体系,通过各种媒体和大众渠道,引导社会舆论和民众反馈。而广泛的社会群体对智库研究成果的认可,直接关系到智库的可信度、声誉、竞争力和影响力。同时,公众对智库观点的接纳有助于将智库关注的问题推上政治议程,间接地影响政府决策。因此,成果传播体系的发展放大了研究质量的影响,

反过来对于高水平研究形成了外部约束,进一步倒逼PIIE实行更加严格的质量管控标准。

4对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借鉴与启示

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是党中央在新时代做出的重要战略举措,近年来取得了突出成就。中国智库与美国智库在体制机制、运作模式上有明显区别。但是提高研究质量、产出高水平的研究成果是智库的共同要求,也是中国智库服务党和政府科学决策的根本支撑。当前,我国智库在研究水平和创新能力上还有待提升,特别是战略性、前瞻性、储备性研究还有所不足。PIIE等世界顶级智库在围绕高质量研究方面的做法值得借鉴。我们可以从中获得启发,并结合中国智库的特点,从智库研究的各个环节、各类标准和各层次保障机制着手,构建开展和保障高质量研究的运行体系,进一步提升我国智库的核心竞争力和影响力。

4.1在选题和研究环节加强与决策部门的沟通对接

智库研究基于学术研究,但又不同于一般的学术研究。主要区别在于智库研究有明确的导向和受众。服务党和政府科学决策是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主要功能,与政府决策部门做好对接和互动是其内在要求。由于供需对接不畅,很多智库研究缺乏针对性和实操性,提出的政策建议与决策需求相距甚远。PIIE等顶级智库从选题环节就十分注重与政府、企业等受众部门的深入对接,优化选题范围和研究预期。在研究和审核环节也引入需求方的外部评审,对研究的精准性进行约束。我国智库也应坚持决策需求导向,保持“政策敏感度”,要主动加强与决策部门的对接,通过建立稳定的沟通机制,实现良性互动和有效服务,将政策研究水平落实到需求方的参与和评价之中。

4.2制定严格的研究质量和成果质量控制标准

智库研究不是简单地找问题、提建议,而是要通过深入扎实的研究工作,产出真正有基础、有价值的高水平成果,为决策提供深度参考。因此,严格的标准和质量管理机制应贯穿研究的全过程。由于缺乏管控标准和评价标准,当前很多智库的研究容易流于表面,不仅不符合一般的学术要求,还可能产生负面影响。PIIE等顶级智库针对研究人员、研究过程、项目运行、成果评价等方面都规定了细致的管理标准,使得研究质量“有法可依、有规可循”,良好的约束机制减少了低水平研究出现的概率。我国智库也应进一步加强成果质量管理,对以课题为主要形式的智库研究加强全过程规划,制定严格的管控标准,从内部约束和外部监督两方面把好成果质量关,提高研究和成果的科学性。

4.3以提高研究质量为核心创新体制机制

智库不同于一般的研究机构,这就决定了其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的独特性。作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体制机制创新是“特色”和“新型”的应有之意。当前,官方智库和高校智库是我国智库梯队的主力军,但在智库运转上很多传统科研单位的组织管理方式还未真正转变,极大地制约了智库创造力的发挥,不利于符合智库规律的研究开展。PIIE等顶级智库始终围绕高质量研究来完善体制机制,“高质量管理”就是其一大特色。我国智库可以借鉴世界顶级智库在组织结构、人才管理、资金运行和成果传播等方面的经验,进一步落实党中央和有关部门关于科研领域放管服改革的政策举措,完善有利于开展高质量研究的成果评价和激励机制,真正激发人才活力和创造力。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


(责任编辑:管理员003)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