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智库研究 >

柯银斌:中国智库的国际化方式

时间:2015-11-12 15:55来源:湖南智库网 作者:柯银斌 点击:


中国智库为什么要国际化?《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明确指出,智库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载体,越来越成为国际竞争力的重要因素,在对外交往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国智库国际化的主要任务:树立社会主义中国的良好形象,推动中华文化和当代中国价值观念走向世界,在国际舞台上发出中国声音,不断增强我国的国际影响力和国际话语权。

中国智库的国际化,主要有以下五种方式。

一是智库成果的国际传播。

这是最基本的方式,其目的在于使外国智库及公众获悉、了解中国智库的研究成果。目前,中国智库的研究成果绝大多数只有中文版本,而要把其中的适合外国智库专家阅读的内容对外传播,智库成果的翻译或用外文(主要是英文)写作就是前提条件。

选择合适的媒体渠道进行发表,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可供选择的媒体主要有:

1.中国智库自身的外文网站及新媒体运用。

2.中国的外文媒体,如《北京周报》、中国网、中国日报网等。

3.外国的媒体,如《纽约时报》、《经济学家》等。

察哈尔学会在南加州大学公共外交研究中心官网开设机构博客;编辑电子快讯《Charhar Express》,不定期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利用加入的国际组织(国际和平研究协会)的会员通讯,传播学会相关活动;鼓励研究员在中外英文媒体及海外中文媒体发表评论文章,2014年208篇,今年1至10月份70多篇。

2015年10月,学会英文网站(www.charhar.com)正式开通。第一份英文研究报告《Collaborative Modernization----The Essence of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发布。

计划每年再编辑出版一本英文论文集。


二是智库专家的人际交流。

这主要有以下形式:吸引外国智库专家加入本智库(人才国际化);中外智库专家之间的工作交流;派员参加国际智库主办的会议/活动。信息时代,更需要人际交流。

目前,察哈尔学会研究团队中有10%的外国专家;北京办公室2014年有近10次外国智库专家的互访,包括更安全世界、国际危机组织、澳大利亚经济与和平研究所、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日本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等;以学会高级研究员身份参加国际智库对话会议达20多人次。

2015年10月,学会第一次派出代表团到欧洲智库等机构进行访问,受访机构包括意大利国际政治研究所、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国际危机组织总部、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当代中国与欧洲研究院、德国博世基金会等。以及韩国汝矣岛研究院。

三是与外国智库联合举办国际会议

察哈尔学会已与多家外国智库和研究机构联合举办国际会议,或在中国,或在外国。

2012年5月,与美国丹佛大学中美合作中心在美国主办“超越历史:中国与亚洲邻国之间的和解和冲突的根源”;8月,与韩国国际交流财团在北京主办“第17届中韩未来论坛•公共外交分论坛”,主题为“公共外交与中韩关系”。

从2012年开始,学会与荷兰国际关系研究所、德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联合举办“公共外交国际论坛”,轮流在中国与欧洲召开,中国、欧洲、美国等公共外交权威专家学者参加。2012年在北京,主题为“公共外交的智慧:中欧美对话”;2013年在荷兰海牙,主题为“中欧关系中的文化与理解”;2014年在上海,主题为“城市外交的实践与探索”。2015年在柏林,主题为“国际公共产品与公共外交”。

察哈尔学会还从2013年开始,与韩国地域经济协会合作在“济州论坛”承办国际交流分论坛。2013年主题为“韩中城市外交的新格局”,2014年主题为“跨国公司与公共外交”,2015年主题为“女性领导力与公共外交”。

在学会总部所在地----张家口市主办“察哈尔和平对话”。2013年与瑞士贯通基金会合作举办“太平洋安全局势”对话,2014年与韩国国际文化交流院合作举办“奥运与和平”对话。

2015年5月,与韩国国际文化交流院、议政府市政府合作在韩国举办“公共外交与和平”论坛。10月,与日本和平学会合作在北京主办“中日关系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主要问题:主题不够具体,发言偏离主题,内容传播不力。如果基于研究项目而开会,就会产生更好的效果。

四是与外国智库开展合作项目研究

这是最重要的国际化方式,主要有两种形式:互派专家到对方机构从事研究项目;双方共商研究课题,合作开展研究并发布成果。

察哈尔正在探索这种方式。2015年9月,察哈尔学会在北京发布了《“共同现代化”:“一带一路”倡议的本质特征》(中文版)。10月1日,学会在米兰“第二届全球智库峰会”上发布《“共同现代化”:“一带一路”倡议的本质特征》(英文版)。

该报告指出: “共同现代化”就是由若干个国家共同推进的现代化,它的主要目标是实现这些国家之间的共同利益,之前的单独现代化是由单个国家推动的现代化,它的主要目标是实现本国自我的利益,这是核心点。共同现代化要采取和平合作的方式来实现现代化,而不是采取竞争以及战争的方式来实现现代化,其发展成果是由参与的各国共享。

该报告从三个方面论证“共同现代化”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本质特征。一是分析“一带一路”倡议到底是什么?通过文本分析发现,“共同”与“现代化”是“一带一路”的核心关键词;二是提出“共同现代化”的概念,用民族国家与国际体系、经济增长与全面发展两对标量对现有的现代化理论进行分类,经梳理和分析,从逻辑上,将以国际体系为本位、全面发展为目标的现代化称为“共同现代化”;三是结合“一带一路”官方文件与“共同现代化”的主要思想和内容,从目标、主体、原则、内容、方式五个方面说明“一带一路”倡议的本质特征就是“共同现代化”。

我们正在与几家有兴趣的外国智库讨论,中国与某国的“共同现代化”,形成研究报告并公开发布。

五是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独自或合作开展研究工作。

这是智库国际化的最高形式,也是资源需求大、复杂度最高的形式。目前,智库海外机构主要以合作方式建立。例如布鲁金斯学会、卡内基和平基金会与清华大学合作设立“清华—布鲁金斯政策研究中心”和“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研究中心”。

北京大学国家战略传播研究院在巴基斯坦设立办事处。


以上是柯银斌秘书长在“智库与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新型智库建设2015首届学术研讨会”的讲话内容。此次学术研讨会由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与紫金传媒智库联合主办,于2015年11月11日在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召开。

(来源:察哈尔学会微信公众号,2015年11月11日)

(责任编辑:管理员001)

(扫一扫,更多精彩内容!)